肯尼亚的慢生活

2016年11月25日 10:42
肯雅塔大学孔子学院 周晓东
Share

肯尼亚是一个慢节奏的国家,从人到动物,给人的感觉都是慢慢悠悠。在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成百上千头斑马、角马、羚羊,懒懒地甩着尾巴吃草;狮子也是懒洋洋卧在草丛里,看着不远处的食草动物无动于衷。我们看到一头狮子躺在草丛里,两个小时后,我们返回时,它还是躺在那里,没有挪动半寸。这些动物的生活给人一种地老天荒的感觉。一万年前,它们就这样生活;一万年后,估计还是这样生活。 

肯尼亚的慢,慢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我住的屋子前面,有一座五层高的办公楼,据说盖了三年多。我到肯尼亚的时候,办公楼已经封顶,工人们在歪歪扭扭的木质脚手架上又叮叮当当了一年,这座楼才终于完工。校园里的保洁人员,常常三四个人聚在一起,听着收音机,聊着天,一上午打扫巴掌大的一片地方。我门口的路灯坏了,为了修地下的电线,三个工人带着工具,刨了三天,才刨出一米深,两三米长的一个坑。一年快过去了,这个坑还是老样子,丝毫不见要填平的意思,估计再过一年还是这个样子。最令人无奈的是移民局。正常一两月就应该办好的工作签,往往拖一年还没办好。我来到肯尼亚一年多的时候,仍然是非法滞留,非法工作。有一次移民局官员很严肃地对我说:“你现在留在肯尼亚是违法的,你必须回中国。”到了圣诞节前后,肯尼亚警察会突击查人,我只能老老实实待在校园里,连出去买菜都不敢。外方院长专门提醒我:“你千万不能出门,一旦被抓的话,赶在假期,都不会有人去救你。” 

我在给教工班上课的时候,常拿肯尼亚和中国相比,和他们谈中国速度,充满自豪。我给他们讲中国几天就可以盖一层楼,而不是半年盖一层;从内罗毕到蒙巴萨1000里路程,中国坐动车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而不是这里的9个多小时。一位肯尼亚教授听了,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我还是觉得肯尼亚好!” 

在这里生活时间久了,我渐渐明白为什么肯尼亚人宁愿选择慢了。在慢生活中,他们体会着生活的乐趣,在慢生活中,他们找到生活的真谛。我曾经住过一处客房,客房带一个院子,一位中年女清洁工每天打扫院子的卫生。她来了之后,先唱半天歌,唱完之后,再慢慢打扫卫生,一处院子要花费两三个小时。打扫完卫生,她会找一处树荫,趴在树荫下,美美地睡上一觉。她的快乐深深感染了我,每天她的歌声一响起来,我便感觉这个世界没有烦恼,只有蓝天、绿草、鲜花和歌声。我问过她的收入,每月只有七八百人民币,肯定过得比较困难,但是她从没有流露出烦恼和抱怨。我曾想,假如她置身于中国的快节奏生活,每天想的都是别人如何如何快,别人比自己多挣了多少钱,她还会有这样的快乐吗? 

去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靠近园区的上百里公路非常难走,但是住在那里的马赛人坚决反对修路。马赛人选择了慢。车慢腾腾开,动物慢悠悠走。我很久之后才领悟到,马赛人是真正有智慧的民族。假如高质量的公路一直修到保护区门口,到保护区的时间会大大缩短,游客会蜂拥而至。那样的话,用不了多久,生态就会遭到破坏,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将不复存在,马赛人靠什么生活? 

庄子说:“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肯尼亚人深得其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