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我的光荣岁月

2016年11月14日 10:51
肯尼亚肯亚塔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 莫凡
Share

我叫莫凡,2015年12月我同其他五名来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来到肯尼亚做志愿者,到现在已经十一个月了。好像上一秒还在抱怨时间好慢、想家,下一秒就已经在面对即将的分别感到恋恋不舍了。所以在一份纠结的心情下,我写下了这篇:《这是我的光荣岁月》。 

大四毕业那年,我以电影导演尤里西·塞德尔“天堂三部曲”的影像特点为研究对象,写了毕业论文,其中《天堂·爱》作为天堂三部曲里我最爱的一部,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位欧洲老女人到肯尼亚蒙巴萨寻爱的故事,故事背景就是肯尼亚。在当时,我对肯尼亚是一无所知的,只知道她在赤道上,印象里就是那部电影里肯尼亚的样子。当志愿者报名时我看到肯尼亚三个字,忽然觉得好像是命运在带着我走,所以想都没想就填了这儿。 

初识肯尼亚。 

与肯尼亚的初次见面着实让我有些惊艳,因为来的时候正值国内冬季,连续多日的雾霾和阴雨绵绵让人有些喘不上气,下飞机的那一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蓝到醉人的天空和跟棉花糖一样嵌在上边的白云。我贪婪地多吸了几口,觉得整个人都清醒了。也可能真的跟空气有关,来到肯尼亚这儿近一年,我的咽炎再也没有严重犯过。我急不可耐地连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了国内的朋友家人,宣告踏入了新世界。 

 

                      (2015年12月20日即将启程)

步入正轨。 

当国内正在准备庆祝新年的时候,我们马不停地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在肯雅塔大学孔子学院我除了上课,主要负责写新闻稿、制作简报和工作报表以及参与汉服舞排练,必要时,还需协助公派老师策划活动、活动现场拍照等。 

对于毫无教学经验的我来说,上课显然是最大的挑战。从第一堂课的战战兢兢到后来的轻车熟路大概走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刚开始上课我总是担心自己讲不好,对自己的口语不够有信心,怕学生听不懂,总是想尽办法跟学生去解释,一节课下来,我自己累个半死不说,学生也听得枯燥无味,课程计划更别说了,基本完不成。后来我注意到并不需要这样,其实学生是很聪明的,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解释太多,用一个简单的单词替换一下他们瞬间就可以明白,特别是我们教的大多是初级班没有汉语基础的学生,简单易懂的上课方式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在孔院一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中间举办了大大小小活动若干。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春节庆祝活动,刚来没几天,我和另外两名志愿者刚接手了上届志愿者的汉服舞舞蹈队,就接到了组织上台表演的要求,这时距离新春庆祝活动不到两周的时间,我们只能在课后闲暇时间排练舞蹈,肯尼亚人身体先天比较僵硬,适合跳节奏欢快的舞蹈,乍让他们学习柔软的中国传统舞蹈显然有些招架不住,我们只能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抠,原本两天学会的舞蹈,硬抠了两个星期,才在春节活动那天大放异彩。 

 

 

简报和工作报表的制作,我是从今年二月份接手的,主要做的就是讲孔院一个月里的主要工作做一个汇报总结,由于以前在学校做表的经历让这项工作的开展还算比较顺利。 

除了以上几部分工作,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写新闻稿。在肯一年,写了大大小小的新闻稿、演讲稿大概十篇,新闻稿讲求时效性,所以每次活动完毕后大家在休息的时候,我新一轮工作开始了。 

我的课外生活。 

肯尼亚的风土人情跟中国有太多的不同,他们热情奔放,喜欢跟中国人打交道,他们单纯直接,像不谙世事的孩子。 

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高,肯尼亚的生活远没有国内那么丰富,外加交通不便利,除了每周外出购物可以出去透透风,我们几乎没有娱乐活动。所以在闲暇时间我拿起相机,开始拍摄身边的人和物。在相机定格的一瞬间,好像把回忆更深刻的印在了脑子里。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今年十月份由驻肯大使馆举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驻肯机构摄影比赛”中,我的两幅作品获携手逐梦组二等奖,美丽绽放组三等奖,跟我一起领奖的不乏新华社、中国日报的记者,领奖的时候觉得格外骄傲。 

 

                   (携手逐梦组二等奖获奖作品)

 

                      (丽绽放组三等奖获奖作品)

除了摄影,这一年我还作为兼职主播参与了三期四川广播电视台打造的域外脱口秀节目《Hello洋先生--肯尼亚版》的录制:《这不是你想象的肯尼亚》用了想象和现实的差异向国内观众介绍肯尼亚、《爱,在肯尼亚》主要介绍了肯尼亚的婚俗、《我们过着世界上很多人望尘莫及的生活》则深入探讨了一下肯尼亚穷人的水深火热。虽然只有三期,但通过搜集资料我对肯尼亚的认识更加的深入,也让我更加珍惜国内安稳的生活。 

我的挫折期。 

自打来到肯尼亚,就总接到身边朋友的好奇的问候:那边是不是特别热,那边是不是很穷,你们是不是每天住在帐篷里,我总是一脸鄙视地否定他们。其实,自从我来到肯尼亚基本上没有什么适应期,反而觉得生活单纯清净了很多,但是没过三个月我就有些熬不住了,开始想念家里食物、娱乐、朋友,整个人变得非常的浮躁和情绪低落,我并不是对外汉语出身,身边的小伙伴看我这么暴躁,一脸庆幸地说:“恭喜你成为咱们中间第一个经历挫折期,也就是文化休克期的人,只是你这个来的有点儿早。”我被说得有些懵,但我知道我必须要转移一下注意力了,不然很有可能在千里之外的非洲情绪崩溃。首先,我办了一个健身卡,跟着身边的小伙伴去健身。其次,我跟着身边的小伙伴学起了做菜,既然生活没有波澜,那我们就自己荡起双桨。重新安排规划了一下时间,让每一件事情都缓慢而有序地进行,大概两周之后我发现自己又重新找到了那个激情四射的自己,不过,因为自己超级不爱运动,健身卡也就再也没用过了。 

 

 

在肯尼亚的一年是我精神上很富足的一年,在国内的诱惑和纷扰显然很多,人变得浮躁不思考,肯尼亚的慢生活让我彻底静下来,想了很多,变了很多,以前半分钟都停不下来的人,现在愿意花一天时间去磨一样东西,好像找回了多年前埋头苦读专心致志的自己。在我来肯尼亚之前,有一句话在网上爆火: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当时的年轻气盛让我看到这句话来到了肯尼亚,初出茅庐的我不懂什么叫付出,什么叫责任,但面对一切的未知我选择了挑战。经过这一年的时光,我深切的感受到,面对学生,我的言传身教是责任,面对孔院,我的无悔付出是责任。年轻的我们选择用志愿者的方式来实现人生理想,我想不光是因为正年轻,而是我们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是无上光荣的。 

马上要回国了,这一年我经历万千,感慨万千。我想在我变成耄耋老人,回首往事之时,一定会跟我的后代们说:2016年,那是我的光荣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