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震惊”的韩国孩子们

2016年03月23日 08:58
韩国又石大学 郝永冰
Share

作者简介:郝永冰,女,山东师范大学国际交流学院汉语国际教育2014级硕士研究生,于2015年通过国家汉办外派志愿者项目,申报韩国又石大学孔子学院,于2015年8月派出,任期一年。

相处的每一天,我都用笔和相机记录他们让我“震惊”的故事,当我与朋友提起这段时光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汉语冬令营,让我领略了韩国学生接受的教育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以下是我从我的《冬令营日记》1万4千多字中截取的一些片段与大家分享,不知大家是否与我有相同的感觉呢?  

入营第1天,第一个登记入住的是一个差不多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登记后,妈妈对他说:“能找到217吧?你自己看着办吧?妈妈走了。”他说:“恩。”就这样,妈妈转身走了,小男孩也干脆地小跑着上了楼梯。这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妈妈与孩子的分别。在中国,十三四岁的孩子将要离开父母,开始为期三周的宿舍生活,父母能做到如此放心地离开吗?孩子能做到如此独立吗?  

入营第3天,活动是装饰“中国风”的教室,因为我提前从孔子学院带了很多文化物品,便按自己的想法一一装饰,当粘贴京剧脸谱时,遇到了一个问题:我准备了五个颜色的脸谱,共有两个柱子,我想的是:如果一个柱子上面贴仨,不够;如果贴俩,剩一个。怎么办呢?我便扭头问韩国助教的想法,我以为他会直接回答我。没想到,他听完后,便转头让所有孩子们注意,把情况跟孩子们说了一下,问孩子们的想法,孩子们商议了一下,派了个代表,说:“一个柱子上贴一个,剩下三个点缀后面的白板”。孩子们的方案不仅解决了脸谱与柱子搭配的个数问题,还解决了后面白板的装饰。还有一件事,快装饰完教室时,我拿出一些中国老北京胡同的一些明信片给孩子们欣赏,因为颜色较暗,且不能完整代表中国的大好河山,所以便不打算张贴在教室。不料,孩子们感觉很新奇,便嚷着坚持要贴到墙上,我想阻止,但是无果,便求助于韩国助教,没想到,韩国助教说:“贴吧,按你们的心意贴吧,要好好贴!”接着,便看到几个孩子合作着,有剪胶带的,有扶桌子的,有排序挑选的,有负责张贴的,很快便把挂图之间的空白填补好了,并没有发生我一直担心的破坏整体风格的事。  

这两件事让我感触于韩国助教老师征求并尊重孩子们意见的做法,感激孩子们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在这次装饰教室中,我只想到了教室的美观,只考虑了五个班级比较时的“脸面”,没考虑到是装饰教室的主体应该是孩子们,教室也是属于孩子们的,装饰用品影响最大的还是孩子们,我不应该用我所谓的大人眼中的“整体美观效果”而忽略和抹杀孩子们的观点和想法。  

入营第5天,“迷你奥林匹克”运动会,其中有一项比赛是“集体跳绳”,每班出8名学生,在2分钟内跳的个数最多为胜。我们班有11名孩子,每个孩子都想参加,但是只能出8个人。依我的想法,老师会根据孩子们平时的运动表现和身体灵活直接点名选拔,尤其是有个叫惠仁的小女孩,她平时活泼好动,刚刚的练习时间,她和她的双胞胎姐姐都不怯场,抢先体验了一把,表现很好。我想她肯定会被第一个挑选出来。没想到,韩国助教老师一本正经地把孩子们叫到一边,采用“打拍子踩点”比赛的方法来进行淘汰。他打拍子,让孩子按拍子演练跳绳,谁没有跟上拍子或跳得方法不对,就会被刷下来。然后公平公正地选出了8名,而惠仁就在这个小比赛中与其他孩子不一致,错了两次,被刷下来了。虽然被刷下的孩子不开心,但是也心服口服地接受这个结果。  

韩国助教老师公平公正的做法让我很是佩服,他并没有因为个人经验、个人感觉轻易做决定,而是采用公平公正比赛的方式来做出选择。在碰到这件事时,我做不到这一点,我不禁想:我们中国的老师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呢?  

入营第8天,孔子学院的小全老师代表孔院去冬令营探望我们,顺便给我们每位老师带了一杯好喝的热咖啡,我想孩子们肯定喜欢,但是只有1杯,我怎么给孩子们分着喝呢?因为我来到韩国,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韩国人特别喜欢咖啡,办公场所和餐厅都配有免费的速溶咖啡,而且在街上也经常看到很多职场人饭后手拿一杯咖啡的景象。实在没办法,我便学韩国助教老师,征求孩子们的意见,结果孩子们的一致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小孩子不能喝咖啡,会变成傻瓜的。”我一听,“噗嗤”就笑了。在韩国这么一个热衷喝咖啡的国家,孩子们却很听话,不喝咖啡。我很佩服这里的父母和老师们的教育方式,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能让孩子们如此信服,也是一种本事。  

入营第9天,孩子们在这里度过的时间将近一半了,虽然这里的伙食很好,但是样式并不是很多,水果也没办法经常吃到。早上开会时,工作人员分给我们了几个橘子,我没舍得吃,想着孩子们好久没吃了,肯定喜欢。开完会,我便带回教室来,问孩子们:“老师有4个橘子,我们怎么分呢?”孩子们又一次给了我一致的回答,“给生病的人吧!”对于这个答案,我开始没反应过来,他们又说了一遍,“给生病的人吧,我们不吃。”我听了好感动,又是一次我的没想到,又是他们的想法让我震惊。因为如果他们不提醒,粗心的我都忘记了我们班生病的孩子。当我回过神儿来时,便遵照孩子们的想法,把4个橘子分给了四个生病的孩子,一人一个。原本的我以为孩子们看到此地“稀有”的橘子要平分,或者采用他们常采用的“剪子包袱锤”的方式,但是并没有。他们能一致做出这样的回答,为他人着想,关照生病的人,而且没有一个人有异议。年少的他们如此懂事,让我敬佩。为了奖励他们,下了课,我便又去办公室拿了几个橘子,刚才生病的孩子是一人一个,现在健康的孩子是一人一半,当我分发到他们手里时,他们开心地用汉语说“谢谢”,并大口吃着橘子。  

入营第13天,我们会在周日的固定时间,给孩子们分发手机,让他们给家人报平安。  

我发现:有个叫秀彬的男孩,他每次给父母打完电话后,总听到他在用英语打另一个电话,有一次,我忍不住,便问他,“你在和谁通话呢?”他便立刻回答说:“和我的美国外教老师,郝老师,您要不要打个招呼?”说着便将电话递给了我,我便害羞地用我蹩脚的英语打了招呼,就急忙把电话递给了这个男孩,他便自如地接过电话,用英语向外教汇报起冬令营的生活。我很佩服:在每隔一周才有一次短暂获得手机的珍贵时间里,他没有首先想到玩游戏、听音乐,而是总想着给自己的英语外教打电话,并能够自信地用英文对话。他学习的自觉性,让我钦佩。还记得最后他写给我的信中,也再三地鼓励我学习英语。他才十三岁,都已深知学习外语的重要性,都有很强的国际交流能力,让我很喜欢。  

入营第16天,一次排练节目的时间,因为音响不够,我便用手机给他们伴奏,因为手机密码锁的缘故,总是中断,我便开玩笑让班长猜我的四位数的手机密码,便于他们之后的练习。他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很快便猜出来了,我点了下头,他接着便使劲把密码擦掉了,原来他是为了给我保密,保护我的隐私。他的这个做法,便勾起了国内补习班里学生们的回忆,那时,课间时间,国内的孩子们喜欢玩老师们的手机,同事们的手机,一到下课时间,就不知道传到哪位学生手里了,老师手机里的照片、聊天记录都被翻来覆去地传来传去、聊来聊去。但是在这里,我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孩子们很尊重我,也很尊重我的东西,如果有需要都会征求我的意见。班长的小小举动,让我觉得很贴心、很放心。  

与孩子们朝夕相处的这些天,“震惊”很多,“感动”很多,“感激”更多,上面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不知道在我们的国家——中国,现在我们的孩子也都可以如此独立,如此自强吗?我不知道,如果是这样,我很开心;如果没有,我建议我们在培养我们的孩子时,能给孩子们空间,放手让孩子们锻炼,因为给孩子们提供锻炼的机会才是给孩子们最好的教育,这也将成为孩子们成长中的最大的财富。我们在与孩子们相处时,要考虑孩子们的想法,让他们独立成长,相信他们: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会得到锻炼,他们会自己成长,他们也会还给我们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