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利沃夫的日子

2018年12月19日 15:40
刘瑶
Share

时间似乎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在你身边溜走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点儿痕迹,或者轻描淡写或者浓墨重彩。转眼间我到乌克兰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的第三个学期也已经接近了尾声,相比起刚到利沃夫时的懵懵懂懂,现在的我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上都多了一份淡定与从容。

初见利沃夫

我工作的城市位于乌克兰的西部,是乌克兰西部重要的文化中心,毫不夸张地说,它是东欧文化与西欧文化碰撞的产物。在利沃夫的街头,既可以看到阴沉庄严的俄式建筑,也不乏自由闲适的西欧感觉。市中心曲径通幽的石砖路,蕴含着骑士铁甲的摩擦与马蹄的叩响,其声响浸透每一条砖缝。断垣残壁的石垒,记载着人类史上屈指可数的战争和数不尽的春夏秋冬。利沃夫就是这样一座城市,你走进她的时候脚步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拿起手机随手拍的都是和中国截然不同的风景。

身份的转变

刚到利沃夫的时候,总感觉对自己身份的认知有点模糊。几个月前我还走在山师大校园里郁郁葱葱的树下;周一到周五奔波于宿舍、教学楼和图书馆之间;三餐徘徊于各个餐厅的窗口前挑剔着玻璃后的饭菜,那是我的身份是山师大的学子。地点的改变带来了身份的变化。短短的几个月之后,我走在利沃夫大学的主楼里,穿梭于办公室与不同的教室之间;纠结于拿钥匙时该怎么和办公室的人交谈;和学生们打招呼时说了比前二十多年说的都多的“你好”。从学生到老师,不仅仅是身份的转变,更多了一份责任与担当。

是天使也是魔鬼

第三学期刚开学的时候正好是我的生日,那天下课后和学生们道完再见我就往学校门口走突然被学生叫住,听到后面响起了她们用汉语给我唱的《生日歌》。唱完歌后,班长把大家给我的小礼物送给我,那一瞬间真的是被这群小天使们感动的泪流满面。这些学生从大一入学开始跟我学汉语,我总和办公室的老师开玩笑说他们是我的“亲学生”,可是从天使到恶魔的转变也只用一瞬间。11月的时候,由于我去别的城市参加培训,让我的同事帮我带了一节课,给学生们做一次HSK模拟考试。那次考试学生们做的简直是一塌糊涂,很多一两个星期前讲过的语法点他们自己忘记了却堂而皇之的给代课老师说我上课没有讲。只有自己当了老师以后才知道之前老师们说学生“不带脑子”是真的。看来想修炼成一名好的老师还真的是长路漫漫啊。

迎着困难也要上

第二学期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汉语系的老师根据乌克兰学生的特点计划组织一次汉语系学生的汉语小游戏的趣味运动会。为了让学生们更直观的感受到中国式运动会的模式,我们还特意准备了中式的奖状。奖状打印出来以后我们突然想到还没有汉语系的公章,考虑到当地很难找到可以刻汉语章的地方,我们决定就地取材,用胡萝卜刻了一个“公章”。为了节省经费,就连学生们的姓名签也是汉语系的老师们手写的。虽然活动从筹划到实施困难重重,但几乎所有学生都表示那天玩得非常尽兴。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一段时间无论漫长还是短暂最终总会过去,转眼间距离离任的时间大概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但我想,在利沃夫的日子,收获的这些感动和成长,都会在我以后的人生中历久弥新。

作者:刘瑶,文学院硕士生,2017年5月赴乌克兰利沃夫大学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