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任随笔

2018年12月26日 15:19
刘婷
Share

作者简介:刘婷,兰州大学汉语国际教育2015级硕士毕业生,2016年12月作为国家汉办公派教师到肯尼亚肯雅塔大学孔子学院赴任。

北半球立冬已过,身处南半球的我开始想念冬天,想念千万里外北国的雪与人。不久之后,我将回到那里,下次来肯,不知是何时。

时间倒退回两年前,2016年12月28日,一群年纪相仿的女生,经历了近20小时后的飞行仍不知倦意,在接机大巴上叽叽喳喳地讨论个没完。窗外的建筑与行人,花鸟和车辆,都陌生而新鲜。全然不管,大巴的简陋车况,以及稍显拥堵的交通。“初见”皆美好,果然是这样。

“蜜月期”总是短暂的,我很快适应了在肯尼亚的生活,“挫折期”毫无意外地到来,但好在它也很短暂。没有Wi-Fi,不会做饭,那段时间也经常停水停电,我和小伙伴们很快学会了“虚度光阴”,白天看书、看云、晒太阳,晚上谈天、谈地、聊聊理想。但这种平淡的日子里,反而更容易感受到幸福,比如挑到很好吃的西瓜,蒸出了“中吃不中看”的馒头,或者只是在洗完澡后发现刚好停水……当被很多很多这种“小确幸”一次次击中时,总会感到几分知足与感恩。

有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把现实中的肯尼亚和童年旧时光联系起来——看到一辆凤凰老式自行车或者一方手帕,偶遇一位街头磨刀人。而孔院大家庭像极了小时候的家属院,谁家做了饺子蒸了花卷,炖了鸡炸了鱼,连香味甚至都要一起分享;谁家周末买菜帮忙代购或充话费。在物资不那么丰富、生活不那么便捷的时候,人和人之间的情感也在这一来一往间升温,变得更像一家人。相对于那些“小挫折”,这些都是额外的收获和惊喜。

在古老的肯尼亚,可以去马赛马拉大草原看迁徙,去十四瀑布探探险,去看壮观的东非大裂谷和神秘的乞力马扎罗雪山,或者去看大海、去爬火山,去和马赛人坐下聊聊天,去看少女心满满的火烈鸟,喂“睫毛精、长腿精”的长颈鹿,再到小象孤儿院里看几百斤的“胖子”喝奶撒娇,而那只我亲手摸过的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已经永远离开了……每每想到它,不禁一声叹息。当人站在东非大裂谷前,或是乘船飘在无边无际的印度洋时,会不自觉地感慨天地苍茫,蜉蝣一粟,内心便会涌起几分对自然、对生命的敬畏。

古老的肯尼亚也是新鲜的,在有“东非小巴黎”之称的内罗毕,可以打Uber去逛商场,去品尝中国、韩国、日本、巴西、印度、泰国等世界美食,偶尔喝个惬意的下午茶,顺便买些衣服鞋子和鲜花,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和心情,也是一种快乐的满足。

罗曼ž罗兰说“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上它”,我固然不敢说已经“看清世界”,但这两年,的确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并学着去与这方世界里的人、自然相处,也学着去与身处这方世界的自己相处,然后爱上这个世界。

感谢肯尼亚的一切,这里一样有着黄色的白色的灯,红色的绿色的霓虹,有河流山川荒漠草原,大雨夕阳星光和乳白色的雾,有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属于我自己的一段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