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中国舞者在非洲

2019年08月26日 14:43
Share

人们总是说,身体跟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我喜欢旅行,去不同的地方体验不同的文化,不断尝试新鲜的事物。当提交完所有的赴任材料,我便只身一人坐上了飞往肯尼亚的航班。于我而言,这次以一个“汉语教师志愿者”的身份去肯尼亚,应该算得上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旅行”。

(图一手握国旗在肯尼亚机场)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当地时间早上六点多钟,我终于踏上了非洲这片广袤的土地。走出机场大厅,我立刻做了个深呼吸,微风阵阵,空气特别清爽。晨光熹微,照在脸上暖暖的,映入眼帘的绿树和蓝天竟和国内的冬季形成了鲜明对比。迎接我的两位同事热情的帮我拿行李,一边关心我旅途是否疲惫,一边引领着我去找我们的院车。我边走边四处张望,好奇地打量着一切。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了一辆略旧的车旁,旁边还站着两名荷枪的军人。我心情有些激动,心里想着我们孔院的安保工作做得真到位,还有军人保驾护航。于是我们三下五除二的把行李装上车,准备让司机开车返回孔院,然而这时候才发现,我们搞了个大乌龙!这辆车不是来接我的那辆,但是车的型号是一样的所以连同事也搞错了,后来我还经常拿这件事来跟那位同事开玩笑。虽然接机出了一点小插曲,不过我的心情没有受影响,反而更加期待接下来的肯尼亚生活了。

来到肯尼亚已经一段时间了,让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天气好,环境好。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到雨季,太阳每天六点多升起,傍晚七点钟落下,白天的天空特别晴朗,云朵就像棉花糖一样一层层铺在头顶,好像动画电影里的场景。到了晚上,夜空中布满了星星,月亮也是又圆又亮,离我特别近。有好几个夜晚,我在广场上练基本功或者躺在躺椅上发呆时,会思念起在远方的家人,这才切实感受到我真的离开了家,离开了祖国的怀抱。

(图二 刚下过雨的清晨)

可是肯尼亚人真的很热情,他们的热情冲淡了我的思乡之情,慢慢的我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是一个不得闲的人,生性好动。闲暇的时候我在院子里开辟了几块菜畦,种了一些蔬菜。打点菜园子的时候,我的邻居经常跟我热情的打招呼,还拿自己院子里长得香蕉,芒果送给我。我就想着等我的菜长大了我也给他们做几道中国菜尝尝。

(图三刚发芽的生菜)

可是,这耕种是个力气活呀。我小的时候弱不禁风的,可上树掏鸟窝、下河捉鱼虾这种事我却非常灵活,下叉折腰更是说来就来。后来有位“大师”说我骨骼惊奇,是块习武之料,我爸便把我送去了武术学校。然而,我没有在习武之路上一条道儿走到黑,半路我竟去学了舞蹈。武舞本一家,看来这位“大师”还算对了一半。也正是因为我的专业,我来到孔院之后主要担任的就是舞蹈教学工作。第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给“世界大学生汉语桥比赛”选手进行舞蹈培训。从编舞到教授,虽然语言沟通有些障碍,但是我硬生生的靠自己的“肢体语言”教会了学生跳《琵琶行》、《出山》、《春天的芭蕾》等有具有中国风的舞蹈,最后学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四教授学生练习中国古典舞;                    图五舞蹈《春天的芭蕾》参加汉语桥比赛)

后面我们又排练了古典舞与武术太极相结合的节目《武舞对弈》,这个节目也在大使馆、“国际文化艺术节”等舞台上表演过,效果特别好,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图六 学习《武舞对弈》)

除此之外,我的独舞《纸扇书生》也多次在“国际文化艺术节”、“端午节”等舞台上表演过。从众多国际友人那里得到热烈的掌声,这种自豪感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图七端午节表演《纸扇书生》)

有人写诗来抒发自己的情怀,苏轼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有人作画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梵高用笔画下那片金黄色的麦田;而我借舞蹈来传递我内心的情愫。

(图八纳库鲁湖边起舞)

我喜欢在舞台上的感觉,更为我们有这么丰富而优秀的传统文化而感到骄傲。我会继续努力,在教好汉语的同时,努力将更好更优秀的舞蹈文化展现给各国友人,让他们了解中国,爱上中国。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一直在路上,一直舞蹈下去!



作者简介:程胜祥,中共党员,2012年9月就读山东大学艺术学院,主修音乐学舞蹈方向;2013-2014年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交流学习;2016年9月保送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主修舞蹈编导与教学理论研究。

实践及获奖:曾参加2018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出演舞蹈《波涛之上》、《沙场砺兵》等节目;多次参加央视《民歌大会》、《五月的鲜花》大型文艺演出活动;曾获得山东省第十二届青少年舞蹈大赛一等奖;第四届山东省师生基本功舞蹈大赛一等奖。2019年3月作为“汉语教师志愿者”赴肯尼亚肯雅塔大学担任汉语教学工作并负责舞蹈队节目演出。